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全球生产成本大比拼:中国制造业为何逆流美国

2014/2/27 14:10:55

  

全球生产成本大比拼:中国制造业为何逆流美国
  中国制造业正在外流,这一点毋庸置疑;中国制造业流向了何方,这一点可能仍有待观察。直观上,人

们认为伴随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渐缩小,厂商们会将其制造车间搬迁到劳动力成本更低廉的越南、印尼,

尤其是同样有巨大人口数量的印度。
  
  这些看法大部分是正确的,东南亚等不发达经济体承接了部分中国转移出的制造产业,但这并非故事的

全部。
  
  即便是在发达经济体,在国家意志的推动下,低廉的土地、更多的税收补助、更有效率的生产方式,都

对原本植根于中国的制造业产生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比如在美国,地方州政府正在为创造就业机会而拉拢中

国制造厂商。
  
  低廉的生产要素为企业所看重,这一组系列报道关注中国制造业向发达经济体的转移,试图回答:这些

国家为制造业提供了哪些低廉的要素,制造业的转移是否会持续?
  
  在德国这样的国家,高端制造业并非走向没落,而是更加炉火纯青,这是否指示了中国制造业的出路?
  
  专访三叶集团总裁郑礼明:
  
  中国制造业为何落子美国
  
  以轩
  
  [尽管美国的平均人工成本比中国要高3~5倍,但对于制造业来说,很多行业的人工成本只占据总成本的

7%~8%,而且在美国的生产效率会更高]
  
  最近几年,帮助金龙铜管集团达成美国建厂交易的三叶集团(SoZoGroup)总裁郑礼明(RaymondCheng),开

始接到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的咨询,希望寻找到美国建厂的机会。
  
  而由于收入下降、就业机会减少、资金紧张,美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州政府,开始想尽办法吸引能够让他

们增加收入和就业的外国公司进驻。
  
  中国的企业如何更有效地投资美国?郑礼明认为,这其中不仅蕴藏着巨大机会,也同样蕴含着潜在的风

险。
  
  日报: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考虑赴美投资建厂?
  
  郑礼明:未来三年将是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的最佳时机。因为美国大选已经结束,接下来将是一段政治上

的稳定期,中国企业到美投资的政治风险已经大大降低。
  
  金融危机的影响尚在,所有资源价格也比较便宜,此时到美投资成本较低。目前,就业仍然是美国政府

面临的一大难题,因此地方政府就会更多地从就业和税收角度考虑,支持中国企业到当地投资。
  
  与此同时,现在中国的生产成本也不再是世界最低的,如果我们生产的质量也不行的话,我们就没法获

得竞争优势,面对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就像许多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我们必须外部化我们的成本。
  
  中国的一些企业家,已经认识到制造业正在从中国向美国和其他低成本国家转移,制造成本和运输成本

的变化,以及对新技术的运用和消费者心理的转变,将使制造业重新考虑来美国建厂。
  
  我们必须要理解我们的消费者,欧洲的消费者、美国的消费者究竟有什么样的期待,而为了实现这一点

,可能需要去建立一个基地,让产品服务更靠近消费者。
  
  不过,很多企业到美国建工厂,一些想法都是错的,比如只想建在现有客户的附近,但未来的客户在哪

并没有考虑。所以要先想清楚企业到美国来建厂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考虑未来的5年、10年、15年、20年之

后的情况。
  
  日报:对中国企业来说,如何选择在美国的投资地?
  
  郑礼明:目前中国企业与美国的接触大多停留在东西海岸的几个大城市,其实美国南部商机更多更大。

这里大部分州不受工会干扰,有的州还对优质外资提供创新减税政策,在传统投资优惠之上提供反倾销关税

减除。
  
  当然,这也与具体的行业和项目有关,美国的有些州,比如阿拉巴马州,就非常欢迎重工业,当地也已

经吸引了不少汽车制造企业进驻,积累了不少重工业的运作经验,而有些州如北卡罗来纳州就不喜欢重工业

,也就没有相关人才。
  
  还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尽管美国的平均人工成本比中国要高3~5倍,但对于制造业来说,很多行业的人

工成本只占据总成本的7%~8%,而且在美国的生产效率会更高,产品贴上madeinUSA的标签,也可以卖出更

高的售价。
  
  日报:除了选址,还有哪些因素需要重视?
  
  郑礼明:在投资美国的决策过程中,我们总结过十多个视角。首先看哪些区域更支持制造业的发展,有

没有这样的氛围。比如底特律有很多汽车企业,这里也有很多重要的制造企业,制造业的实力在这个地区非

常的强大,而现在,我们还发现汽车企业正在逐渐往美国的东南部转移。
  
  同时,还应该了解工会这一因素,在美国的东南部地区,很多地方都没有工会,这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就

比较好,因为他们觉得如果有工会可能会碰到很多的问题。
  
  还有一个需要关注的数据,就是物流,包括原材料和产成品的运费,比如美国中部的印第安纳州,在地

理位置上看,在整个美国不管什么样的货物进行运输,印第安纳都是中心,因此美国的很多集散中心都在印

第安纳的南部。此外,还要注意一些基础设施的配备情况,比如高速公路、港口等。
  
  此外,税收问题也很重要,需要充分地了解有些州和州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不同的税收要求。
  
  日报:企业在美国投资还需要注意哪些风险?
  
  郑礼明:就算前期调研、数据建模和谈判都完成了,也不能保证投资成功。工厂建设地的社区、环保审

批、劳工水平和接受外国文化的意愿,以及地方和州政府对项目的关心程度都会影响投资最终是否取得胜利

。因此,找到正确的州政府支持你的投资,也是中国公司进入美国时必须考虑的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有时候联邦政府的关系有可能比州政府更重要,因为如果企业要投资汽车、飞机、能源

等战略性的产业,都需要经过联邦政府的审批同意。
  
  中国公司的管理层还必须重视国际化人才的培养和储备,改善公司治理和采纳西方先进的公司文化,并

建议企业要找对顾问,尤其在法律、政府关系、选址和融资四个方面。
  
  中美制造业竞跑
  
  陈姗姗
  
  在过去的20年,中国的制造业主要依靠成本上的竞争优势,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中国产品的大批量出

口,令上亿人摆脱了贫困,并带来了现在繁荣的中国。
  
  彼时,很多企业不需要担心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只需要生产的产品比其他国家的便宜,就

可以打开很多国家的大门。
  
  然而,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发现,随着劳动力等各项成本的不断攀升,在中国生产产品再出口的

成本优势,在逐渐被弱化,而来自世界各地愈演愈烈的反倾销反补贴大棒,更是让出口企业的成本不断被推

高。
  
  感受颇深的,绝不仅仅金龙铜管一家。在采访中,从事海外投资咨询的三叶集团总裁郑礼明对笔者指出

,在一次与中国商务部前副部长马秀红会谈时,她就透露,中国目前有上千企业渴望去美国投资建厂,但苦

于不了解美国的法律和缺乏全球性人才而裹足不前,不知应该从哪儿做起。
  
  中国企业赴美国投资的目的,首先就是由于美国双反征税催化剂的推动,此外,一些企业也发现,将在

中国进行生产的各种要素成本与正在推动“制造业回归”的美国相比,很多美国地区的成本可能还更低(比如很

多美国偏远地区的土地其实非常便宜,而由于货车、卡车运输网络发达,物流运输成本也会降低)。
  
  因此,在未来,中国的制造商尤其是出口商,需要竞争的将不再是价格,而是价值。企业需要知道自己

目前和潜在的消费者是谁,需要知道当地的市场是怎样的,同时还需要提高管理技能,依靠提高生产效率(现

在效率方面,美国仍然是中国的十倍)来参与竞争,而这些,也需要我们离消费者更近。
  
  当然,去距离消费者更近的市场进行投资,虽然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但也需要企业改变理念,适应一个

完全不同的市场和运作模式。
  
  一家想到美国投资的企业管理层告诉笔者,其在考虑到美国选址建厂时,原本决定哪个州给的现金补贴

多就到哪里投资,但接触和了解后才发现,各个州在税收、基础设施、环保政策,甚至可提供的就业人员数

量和素质上,千差万别。
  
  正因为此,三叶集团和其在美国当地合作的咨询公司,为企业选址时会考虑上百个指标,然后通过做模

型选择出合适的地方。指标中甚至还包括当地的失业率、高校毕业率、生产力和创新性等很多企业完全不会

想到的数据。
  
  郑礼明认为,尽管美国的人力成本要比国内高,但生产效率也比国内高几倍,而每个州的人员生产效率

也有很大的不同。这就需要去寻找那些人员非常少、效益又非常好的企业在合适地方投资,比如在美国的西

北角,包括加利福尼亚等地区,企业人员的效率就非常高、创新能力也非常好。(全球生产成本大比拼:中

国制造业为何逆流美国)